1978年, 刘人寿写了12万字材料申诉, 陈云: 潘汉年不是个普通角色

1975年,坐了18年牢的刘人寿出狱,一直找机会为自己申辩,3年后,深感委屈的刘人寿为自己准备了12万字的材料为自己和潘汉年申辩。

在当地没有办法提交之后,他的妻子想方设法将材料上交给了陈云。

陈云看后立即给罗长青打电话让复查。

刘人寿何人?

知识分子刘人寿奔赴延安

1920年,刘人寿出生在上海,原籍重庆。12岁那年,父亲去世,全家只能依靠少量的积蓄和姐姐教书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

后来,母亲得知在上海的英租界工部局办的格致公学可以为成绩优异的毕业生介绍工作,便要求自己的儿子去考这所学校。刘文寿不仅通过了考试,还成为了这个学校第一位奖学金的获得者。

读书之后,饱受中国苦难的他,开始接触进步书刊,之后参加了上海文化界的救亡协会活动,积极投入到话剧、歌咏、募捐等抗日救亡活动。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之后,刘人寿对革命圣地延安产生了向往,悄悄跟女友和几个好友一起来到了延安。

那个时候的延安,给他们这些青年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这里就是饭店的服务员也会彼此称呼为同志,而不是称为伙计。这里也没有像西北地区其他地区那样到处都是乞丐,这里没有任何乞丐,都一直处在忙碌状态。

刘人寿和女友两人考入了陕北公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之后,两人继续进入中央党校学习。

在这段时间之内,他们有幸聆听了中央领导人的报告,领略了他们的风采,深受教诲。

有一次,他看到了在河边散步的朱德总司令,马上敬礼鞠躬,没想到朱德竟然转身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中央领导人的朴实无华和亲切待人的作风,也深深影响了刘人寿,对他以后在敌占区的潜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党校毕业之后,有些同学都被分配了工作,或者进入马列学院继续学习。刘人寿与女友则是被社会部部长康生找到,想要他们以《新华日报》社华北分管延安通讯处记者的身份从事秘密工作。不久之后,他们又被划归潘汉年领导。

从此之后刘人寿和女友黄承珍,就开始了波澜诡谲的地下情报生涯。

打入敌人机关,为情报生死一线

1939年,潘汉年趁着刘人寿姐姐来信的机会,将他派往了重庆,从此之后只与潘汉年单线联系。

抵达重庆之后,刘人寿进入中央储蓄会当了实习生,不久之后潘汉年抵达重庆,又让他利用关系进入国民党民权号军舰上学习收发报的技术。

后来,刘人寿自豪地说:“我的收发报技术,不是在延安学的,而是在国民党军舰上学的。”

为了尽早掌握收发报技术,刘人寿除了星期日去重庆看望姐姐和亲戚之外,其他的时间都在军舰上面刻苦学习。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他达到了可以在每分钟发字120个,远超每分钟80个的要求。

刘人寿的发报技术成熟之后,潘汉年又令他到香港待命。结果刘人寿和妻子利用各种关系在其他人抵达之前先行抵达上海,受到了潘汉年的格外重视还夸他是个“全能特工”。

这一年,抗日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党中央为了及时掌握敌人的情报和局势,特意任命潘汉年到香港组建华南情报局,统管香港、澳门、上海以及南洋、海外的情报。

1939年,刘人寿和潘汉年抵达上海,然后利用各种关系,将化名为杨静远的刘文寿安排到了日伪机关“岩井公馆”当了一个报务员,然后利用日伪机关的电台向香港发报。

“岩井公馆”是日本驻扎上海副领事岩井英一设在闸北宝山路938号小楼里的情报机构,直接受日本外务省指挥。

刘人寿在进入岩井公馆之后,在顶楼掌握了一部电台,每天抄收延安的新华电讯,选择一些内容交给日本人。

在刘人寿的旁边有一个日本翻译组,每次他们遇到无法翻译的汉字的时候都会向刘人寿请教,刘人寿则是趁此机会获得了大量的情报。

这天,日本人又遇到了一个难题,就过来找刘人寿咨询。

刘人寿在帮忙解答完了问题之后,出门的时候就遇到了岩井英一。

岩井英一询问自己的下属:“这个人经常来这里吗?”

“这个人不叫的话不来!”

岩井英一听到下属这样的回答,才放下了心来。不过他还是下令将公馆内的呼号和波长都抄了去。

刘人寿知道他们都被日本人监视着,以后做事更加的小心谨慎。

“皖南事变”之后,国民党封锁了消息。但是刘人寿从电台之中抄收了中共中央军委重组新四军军部的决定,他知道自己的电台不能用了,但是他通过日本人在上海的报纸将这个消息捅了出去。

潘汉年考虑到刘人寿的安全,决定将他从岩井公馆撤出来。

刘人寿撤出之后开始在上海组建秘密电台

1941年,秘密党员阎宝航通过各种途径获得了德军即将在6月22日进攻苏联的情报,立即通过刘人寿汇报给了潘汉年,潘汉年获得消息之后立即汇报给了周恩来。

此时已经是6月中旬末尾了,周恩来为了不耽误时间,直接用俄文拟了一份情报让延安转发苏联。

这份至关重要的情报使得苏联赢得了一天的紧急备战时间。

苏德战争爆发之后的第二天,延安就收到了斯大林的回电,感谢中共情报机关所作出的努力。

1942年夏天,刘人寿的电台大体位置被日本人发现。由于不能确定到哪一个房间,日军就天天过来检查。

由于日军天天来检查,所以情报人员也不能撤出去。万一撤走了人员,那不是直接告诉敌人这里有问题嘛!

无奈之下,只能命令张志申坚守几天。

张志申等人撤离上海之后,潘汉年的手下,只有刘人寿懂得发报,可是却不懂得组装发报机,潘汉年就将他介绍到了涂作潮那里学习。

可是不久之后涂作潮相关的电台(李白那个)就被敌人破坏了。年底的时候,潘汉年等人撤往淮南,刘人寿则继续留下来战斗。

1946年,由于国民党再次破坏革命,留在上海已经暴露或者不适合长期埋伏的同志都要撤离。

在讨论撤退人员的时候,李维汉直接当着周恩来的面向潘汉奶奶提出,将张唯一撤离。此时潘汉年的一部分属下已经撤离,人手有些不足,就没有立即表态。

李维汉见他不说话,就接着问:“是不是刘晓不同意撤退张唯一?”

潘汉年见话说到这里,也就不能不同意张唯一的撤离了,只能点头同意。刘人寿成为了管理潘汉年在上海的情报系统的新负责人,这一年他才27岁。

李维汉

后来,刘人寿曾经说过:“我在潘汉年情报系统中,以前只是一个学生、一个助手,遇事都是领导把关。从1947年起就不得不担起领导的责任,不得不独立思考和处理许多事情……”

不过幸运的是,张唯一等人移交、留下的在国民党军、警、特以及航空、海运等方面情报骨干大约三四十人。

由于这些同志打入敌人阵营的时间比较长,接触的高层比较多,提供的情报质量也比较高。

其中代表的就是秘密党员吴仲禧提供的《徐州剿总情况》。

1948年,刘人寿等人从徐州战场获悉,吴仲禧被派往了徐州“剿总”服务,非常高兴,立即与之联系,希望他能够多收集前方的情报。

吴仲禧

吴仲禧到了前线之后,受到了徐州“剿总”参谋长李树正的热情招待,还亲自带他到总部机要室看作战方案和地图。

吴仲禧看着密密麻麻的地图,当天就记住了一部分,第二天又找了借口进入机要室将主要部署都记了下来。

吴仲禧趁机以回南京就医为借口回到了南京,之后赶往了上海将情报向潘汉年做了汇报。潘汉年立即将情报传给了刘人寿,让他传给延安。

90年代,刘人寿才得知第一份向中央提供的有关淮海战役的情报竟然是自己发出去的!

不白之冤被关18年,坚持为自己申辩

1949年,上海解放之后,刘人寿出任华东局统战部副部长,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主任。

1955年,刘人寿受潘汉年影响,被以“追随内奸潘汉年”的罪名被判处了12年。

听到这个消息的刘人寿感觉一切都不是真的,精神都开始出现幻觉,不过他却没有为自己辩护,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案子,肯定都是经过讨论决定的,申辩也没有用处,反而会增加罪名。杨帆就是因此增加了刑期。

不久之后,刘人寿就被假释了,安排到了上海缝纫机二厂监督劳动。文革开始之后刘人寿又被抓了起来,被询问了无数刁钻、离奇的问题。

在监狱中,刘人寿不肯低头,坚持主见,因此遭到了非人的折磨,导致他的精神再度失常。

刘人寿一关就又是8年,直到邓小平开始主持中央的工作,刘人寿的待遇才好了很多。

精神稍微好点的刘人寿再次写出了《对潘汉年全案的看法》的思想汇报。不过由于当时的历史环境,这份报告依旧石沉大海。

两个月之后,上面来了两个人,说他们不好处理这份材料,劝刘人寿将材料撕了。

但是刘人寿坚持道:“自己不能撕,放在我的档案里吧!那放在我的档案里吧!”

“不能放在你的档案里。”

刘人寿大怒:“岂有此理!你们应该同我辩论,把我驳倒,杀我的脑袋!现在你们不明不白地要我撕材料,这算什么?将来我在法庭上要讲,你们是哪一天派人来叫我撕材料!”

刘人寿坚持不懈斗争,直到1975年的一天,来了两个人,宣布维持原判,将刘人寿释放了。

得知自己被释放了,刘人寿就询问潘汉年的情况,得知潘汉年的案子还维持原状的时候,他就又申辩起来!

两人则是回答道:“潘汉年是高级奸细,他的事情会全部告诉你?”

刘人寿顿时难以回答,就说到了自己身上:“你们说维持原判,原来判了我12年,怎么要我坐了18年监牢?”

两人笑笑道:“你出去看看再说吧!”

刘人寿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可是等他走出了监狱,接触到了社会之后,终于知道两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得到自由的刘人寿依旧处于缝纫机二厂的监督劳动之中。

1978年,新的风气在全国兴起,深受委屈的刘人寿就写了一篇12万字的材料上交厂党委。

厂党委向上级请示之后,回复他已经结案,无法转交。

刘人寿还不甘心,他横下一条心来直接向中央申诉,并将自己的材料进行了压缩。

可是刘人寿并不适合进京,就让自己的妻子黄景荷(黄承珍)上北京去,可是当时一提到有关于潘汉年的事情,人们都直摇头,谁也不敢去过问。

黄景荷就想到了史永,史永让她住在自己家中,并告诉她,她可以将材料转交给当年在延安的同学于若木,这样材料就到了陈云的手中。

巧合的是曾经担任过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的张执一过来了,他知道于若木的工作地点。

黄景荷于是另外抄了一份材料直接送给了于若木,并请她转交陈云。

早就对潘汉年一案想要调查清楚的陈云,拿到了这份材料之后就给罗长青写了信,要求复查。

刘人寿的案子得到了澄清,可是由于潘汉年的案子没有复查,所以留下了阴影。

为此陈云通知刘人寿夫妇再到北京写有关于潘汉年的材料,并且在1981年的会议上提出:“潘汉年不是一个普通的角色,中纪委正在复查,我坚信潘汉年一定能够恢复名誉。”

1982年,中央正式给全党发出了《关于为潘汉年同志平反昭雪、恢复名誉的通知》,正式恢复了潘汉年的一切名誉,消除了强加在他身上的所有罪名。

通知中有一句话对于那些在情报战线浴血奋战的战士们起到了极大的安慰:完成特殊任务也容许用特殊手段。

 


posted @ 22-08-08 02:04  作者:admin  阅读量:
10分快3平台,10分快3官网,10分快3网址,10分快3下载,10分快3app,10分快3开户,10分快3投注,10分快3购彩,10分快3注册,10分快3登录,10分快3邀请码,10分快3技巧,10分快3手机版,10分快3靠谱吗,10分快3走势图,10分快3开奖结果

Powered by 10分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